【BIG人物】生活化的外交:用鏡頭說出「酷兒」故事——專訪陳品蓉導演

陳品蓉(圖右)與其畢製短片《Second Parent》女主角Jinny Chung(圖左)合影。

時序入秋,深夜涼意拂起,而與台灣遠隔十五小時的洛杉磯卻正晴空如洗。2015年,甫自政大外交系畢業的陳品蓉,毅然赴美追尋電影夢。坐在電腦鏡頭前的她,漾開的熱情笑容、奔放的藝術氣息,與筆直穿透進落地窗的明朗陽光相互輝映。

「酷兒」一詞,既表述陳品蓉的身分認同,亦標誌出她不服從既定框架的酷個性。作為新世代導演,陳品蓉致力以鏡頭介入性別議題,敘說面貌各異的同志故事,也透過電影開啟另類文化外交。在陳品蓉身上,電影、性別、外交,三者共同拼造出屬於她的人生版圖。

棲身之地:在「影視」找到自己

高中就讀語資班,大學進入政大外交系,如同其他置困於升學體制的台灣學生,成績優異的陳品蓉,求學過程一路扮演師長期待下的「乖」女孩。她幼時便察覺自己被同性吸引,只是囿限於社會氛圍,彼時的陳品蓉,僅能將自己的憧憬和感受,安分守己的收納進櫃子中。

然而,自我身份的探問與先天的藝術細胞,宛如潛伏於地表的水流,以無可忽視的力量暗自擾動。櫃子關不住年輕生命極欲了解自己的渴望,陳品蓉栽入歐美影視作品摸索答案的雛形。由於當時西方同志運動行之有年,在同志權利上已取得階段性進步,社會風氣與法律制度的發展構成了影視內容的多元化。相較於亞洲社會偏向描述悲情、晦暗的同志困境,歐美影集則為陳品蓉「指路」——構圖出通往結婚、成家的可能未來。

憶及這段「身分/影像敘事」的啟蒙,陳品蓉表露心跡,這些影集「以現在觀點回看,或有過時與謬誤之處。但讓當時的我,得以直接觀察到西方同志生活方式」。在梳理自我的過程,陳品蓉看見「影像」具備穿透人心的影響力,影像既提供棲身之地,安放徬徨、排除在主流價值外的個人;另一方面,影像面對公眾,讓「隱形」的同志族群得以「現身」社會,開啟不同群體間,彼此互相對話、理解的機會。

顯影同志故事:從電視消費者轉向電影生產者

從電視消費者轉向電影生產者,大學是命運交叉點。利用政大自由多元的學風,陳品蓉積極拓展學習邊界,旁聽「電影賞析課程」、加入X書院練習創意發想,把握暑假時間至紐約電影學院洛杉磯分校短期進修,儲備電影器材操作、拍攝等相關技能,逐步勾勒「製作電影」的具象輪廓。 有了「硬體」概念,參加「陸仁賈」的社團經歷則為日後拍片填裝「軟素材」。

陳品蓉指出「陸仁賈」的特殊之處,當時多數學校的同志社團只能地下運作,而政大卻前衛地應允正式成立。「陸仁賈」宛如寶庫,陳品蓉在這,初次觸探各種性與性別的知識概念。「找到一群跟自己一樣的人」同時激發她以「行動」介入改變社會的能量——參與同志遊行、至立法院舉牌抗議、擔任同志諮詢熱線志工——如今同志的污名淡化、同婚終能合法,這一群小小的「路人甲」們功不可沒。

「在這些活動、場合,看到的是一張張真實存在的臉孔,他們真實的樣子。」陳品蓉自我剖析,對「活生生的人」的興趣遠大於書本理論,「不同人樣貌的浮現,有時會顛覆我的想像」,多樣性的生命故事,化為創作靈感,驅使陳品蓉將既集體又個人的同志世界「顯影」出來。

鏡頭會說話:透過聲光發送訊息 

「我想在電影的『娛樂』與『藝術』之間尋求平衡,傳遞出訊息。」

攜帶外交系養成的合作溝通技巧、對於同志議題的強烈關懷、蓄積已久的導演夢,漂洋過海,這一切在南加大電影研究所匯聚成豐沛創作力。

陳品蓉的畢業短片《Second Parent》(中譯:《第二個媽媽》)寫實一對女同志家庭故事。剛接任全職主婦的主角Kat與重返職場的妻子Julia育有三歲女兒Becca。Becca的誕生,來自於Kat哥哥Dylan的精子與Julia卵子的結合。無論Kat如何付出心力照料,始終感覺女兒與有臍帶連結的Julia較緊密,自己彷彿是進不去的「局外人」,永遠的「次等」(second)母親。

陳品蓉將鏡頭對準Kat,透過短短十四分鐘的情節推移,呈現一位非親生媽媽對經營親子關係的恐懼、焦慮,與努力無功的頹喪。為了編導所需,陳品蓉採訪多組同志家庭,理解到借精生子的女同志「媽媽」,會在小孩成長過程中,漸漸感受到與孩子間「像」與「不像」的距離,而對於自己到底在家庭中處於什麼角色感到迷茫。

該如何傳遞這層訊息?於此,電影便展現了極具魅力的敘事優勢。儘管自媒體時代,人人都可依憑各式數位媒介訴說故事、表達觀點,陳品蓉仍認為電影有其不可取代的獨特價值。「電影很細微,聲音、服裝、色調皆有意義。鏡頭能說很多話,帶引演員的情緒,讓觀眾快速進入其中。」譬如,《Second Parent》以「水」作為主要意象,具現Kat面對親子關係的無形恐懼。陳品蓉解釋設計理念:「讓觀眾更深刻體會到,無法克服的恐懼,猶如永遠也拉不近的血緣關係」。Kat原以為必須要克服畏水才能跟愛游泳的孩子親近,最後意識到並非如此,只要真心付出,孩子便能接收到母親的愛與心意。

電影的「寫實」特性,引發觀眾產生「偷窺他人」的特殊感受,陳品蓉認為,觀影過程如同人生的體驗之旅。觀眾在聲光中與角色產生連結,角色或能投射個人的境遇與情感,讓自己感覺到「被看見」;或能擴充人生的記憶體,透過看見不同樣態的生命故事,跳脫自己習常的舒適圈,進而有機會啟動共感同理。

《Second Parent》描述一對亞裔女同志家庭故事。

生活化的外交場合 把台灣帶出去

2020年,陳品蓉帶著這部初試啼聲之作,返回母土,於台灣國際酷兒影展(TIQFF)首映;而後巡遊歐美各地,在西雅圖酷兒影展、紐約雅美電影節、洛杉磯台美電影節大放異彩。離開外交系之後,陳品蓉以電影開啟另一種外交方式,「電影圈是生活化的外交場合」,拍片現場往往集結不同文化背景的工作夥伴,當帶著作品飛向世界,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創作者相遇交流,電影就是彼此的共通語言,穿透膚色、種族、國籍界線。

一路走來,「跨地域」、「跨領域」是必要行囊,陳品蓉親身實證了「跨域」已成當代常態。她強調,「專精做一件事是好的,但各領域的異質結合不可或缺」,與各路人馬的火花激盪有助於突破慣性思維,為培養人脈、打磨專長、經營事業帶來多方益處。

抱持不受限的開放姿態,陳品蓉未來計畫帶《Second Parent》走得更遠,發展成以台灣為據點的長片電影,從兩代人的故事延展成祖孫三代情。電影將聚焦在Kat與原生家庭的關係,試圖探討抱持傳統的上一代,面對子女組成多元家庭的複雜心理,價值觀念相異的兩代人,如何跨代對話,走向彼此和解、療癒之路。

時移勢易,如今台灣平權路上綠燈亮起,陳品蓉渴望加快腳步、擺脫悲情掙扎,讓世界看見台灣同志面貌的繽紛多彩。

發行:產創總中心
撰文:蘇郁淳
圖片:陳品蓉 提供

Posted in 政大BIG news, BIG人物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