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BIG 人物】點燃管樂文化的火苗——專訪指揮家暨「賦格文化實業社」創辦人符秦僥

符秦僥耕耘管樂界多年,致力台灣管樂教育與推動管樂文化。

符秦僥畢業於政大經濟系,出生於馬來西亞的他,自幼便器樂不離身,求學生涯與樂團演出相伴相繫。他加入政大管樂團時,正逢樂團危搖之際,而後符秦僥接任團長,因緣認識小號演奏家與名指揮家王戰,就此開啟與王戰學習指揮的契機。

儘管有資訊工程背景,在資訊界打轉一陣後,符秦僥仍決定順應愛樂本性,投身管樂懷抱。符秦僥現任金頌銅管樂團、旭曲交響管樂團等社區樂團,與政治大學管樂團、中興大學管樂團以及多所國中小管樂團指揮,同時亦創辦「賦格文化實業社」,致力台灣管樂教育與推動管樂文化。

指揮就像廚師的味覺 啟動想像詮釋樂曲

管樂的發展可追溯至二戰時期,在學校內部的推行下,出現大量具教育性和商業性的原創作品。符秦僥解釋,有別於管弦樂經歷三、四百年的時間淬鍊,音樂風格與演奏要求已型塑出一套典範,管樂顯得「年輕」許多,也較具實驗性。管樂為了推廣之便,會與時下盛行的音樂風格相結合,而「愈新近的作品,作曲家比較敢破格,在技術層面要求也較多。」作曲家發揮天馬行空的巧思,勇於嘗試音響效果與節奏技法,也因此拓張了管樂曲的詮釋空間。

初拿到一首曲子,符秦僥習慣啟動想像,循著作曲家在樂譜上標示的蛛絲馬跡——速度音量、表情術語等,彷彿解碼般,透過試唱、試奏,勾勒詮釋樣貌。設計好整首曲子的高潮點、慢板段落各層次後,便進入密集排練。直至演出前一個月,樂曲大致定型了,再藉由聆聽各樂團的錄音版本自我檢視。

符秦僥表示,有賴科技進步,市面上有許多優秀錄音提供詮釋範本,卻也會綁架了我們的思路。每個指揮對合奏的觀念各異,符秦僥形容,指揮就像廚師的味覺,負責調配、融合不同聲部。他坦言,自己心中有一套對合聲融合度的定見,喜歡樂器之間的音色相互融合,如豎笛的低音域,能與薩克斯風、法國號、上低音號合在一起變成泛音。在音樂處理上,偏好質感立體、長短層次分明的音樂呈現。

符秦僥指揮「金頌銅管樂團」於2021年公演。

種下火苗 點燃學生愛樂熱情

指揮除了肩負樂曲詮釋的重任,居於樂團領導位置,領導風格同時也在塑造樂團的向心力。

指導國內諸多學生樂團的符秦僥,認為「指揮老師,更像是一個教育工作者」。教育的目的是啟發學生,他熱衷與學生雙向互動,透過開放性問題的拋接對話,共築起對音樂的想像。符秦僥強調,思考過程會活躍智識,可激發學生的自發性;而彼此相互交流、切磋,有助於凝聚樂團感情。

然而,音樂的感覺、風格抽象虛緲,該如何讓學生有所體悟?符秦僥點出「說話技巧」的重要,「當指揮/領袖,使用的詞彙要能在瞬間燃燒底下的追隨者,要懂得放火。」如演繹「壯闊」風格,他會精準形容「想像站在喜馬拉雅山頂上,俯瞰大地」,將抽象之事用「畫面」具現,運用說故事能力召喚學生。至於讓樂團燒腦的聲部音量平衡,符秦僥分享他的獨門方法,以聆聽其他聲部的聲音作為控制音量的參照,「給學生一個框架時,就好像有一個魔咒卡住,為了專心聽到另一個聲部,學生吹奏的時候就不會用盡全力」。

學生樂團常須面對比賽壓力,且練團時間與升學考試競逐。符秦僥採長期規劃經營樂團,構圖出未來五年願景,循序漸進引導學生,培育駕馭曲子的演奏能力。符秦僥強調,音樂不是為了一時的輸贏,反之,社團的意義在於調和升學壓力下的競爭狼性,練習人際互動、養成團結共好的健康心態。讓學生體會到音樂的美好,在他們心中種下火苗,這股愛樂的熱情才會一直燃燒下去。

「賦格」引入軟體資源 茁壯管樂文化

教育紮根管樂苗,符秦僥創立的「賦格文化實業社」則從軟體資源,支撐管樂文化茁壯。

「賦格」的創立是因勢乘便,追溯符秦僥來台求學期間,他發覺當時樂團演奏的曲子老舊,便趁回家之際,渡馬來西亞的新曲來台,為政大管樂團代謝更新。現今蔚為經典的《七夕》、《諾亞方舟》等管樂名曲,當年都是在政大舞台首演亮相。有了這番初步的跨海交流經驗,搭上台灣僑生居留的法規限制,畢業後的符秦僥腦筋一轉,決意以外籍人士投資管道留台,創立「賦格」經營樂譜開發,身體力行茁壯管樂文化。

2001年草創至今,「賦格」已建立完整商業機制,其販售產品繁多,海納全球各地的CD、DVD與管樂套譜,是台灣第一家專營管樂 CD 及相關軟體的線上平台。符秦僥認為,要活絡管樂產業,首先要有多元的養分刺激,因此「賦格」的選曲靈活豐富,包含流行音樂譜、學校常備曲目、各級難易度樂譜,可滿足不同樂團的口味與需求。符秦僥笑談,近幾年五月天組曲套譜深受德國喜愛,德國人不識五月天,卻因曲子好聽而流行海外,也算是另類的文化輸出。

指揮工作與事業經營並進,讓符秦僥無暇分神擴大公司規模,但也得益於兩者的密切連結,為「賦格」大幅增加市場競爭優勢。符秦僥憑其自身管樂專業與常年累積的龐大資料庫,闢設「樂曲諮詢」服務,若樂團遇選曲困難,他可根據團員人數、吹奏能力、期望風格等資訊,客製化量身選曲。而緊貼市場最新脈動,讓符秦僥得到的第一手新曲子,能回饋於自己帶領的樂團登台首演。

現在樂譜銷量一年可達近上萬套,也養成一批忠實顧客,出版公司和作曲家會自行上門談出版、代理權。符秦僥精算營業額、與原代理談判,採取低定價策略,將進口樂譜的售價,壓低至比原出版國家便宜。售價低,便有利行銷與推廣,符秦僥懇切說道,經營「賦格」並非追求暴利,而是希望盡一己之力,慢慢帶動管樂產業走向更健康的生態。

邁向管樂大國 有賴產業鏈完善建置

管樂源於西方產物,符秦僥認為台灣要走出自己的管樂文化,需集結作曲、出版、軟硬體等相關產業與學界之力,以「產業鏈」思維出發,制度與市場穩固後,能吸引更多技術、資金、人才投入,整體形成正向循環。

符秦僥勾勒願景,所謂「管樂大國」,不是指樂團數量多、演奏能力好,而是一種滲透進生活的音樂氛圍。現階段能以流行文化作為媒介,例如用大眾熟悉的宮崎駿電影配樂,吸引更多民眾走入音樂廳。符秦僥嶄露熱情笑容,音樂傳達出來的真善美,能讓社會多點安定的力量,是件美好的事情。

發行:產創總中心
撰文:蘇郁淳
圖片:符秦僥 提供

Posted in 政大BIG news, BIG人物.